微信 App 觸屏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許金耀:伐木班
時間:2018-06-08 13:22:09 來源:海南農墾網 作者:許金耀
  一九七零年四月,剛剛組建的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一師十三團(金雞嶺農場),是個白手起家的單位。一師十三團位于定安縣西北部的金雞嶺,這里是丘陵地帶,是個不毛之地,亂石重生,木材奇缺。為了減少國家的負擔,加快瓦房建設的步伐,團首長決定自力更生,組建一個伐木班,派員到一師五團(中瑞農場)砍伐橫條圓木,解決建瓦房木料短缺問題。

  伐木班由湖北籍的退伍兵李洪多同志當班長和一名老工人帶隊,其他的同志都是年紀不到十七八歲的知識青年,共有十二人。

  莽莽母瑞山,山高林密,除了一部分比較平坦的山坡被五團戰士開荒種植橡膠外,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原始森林。伐木班的駐地就選在離寶豐一隊一公里多的山坡水溝邊。

  第一天上山,知青們第一次見過這從沒有見過的原始森林,心里未免多些畏怯和畏懼。

  山林里,坡陡,荊棘叢生,灌木茂密,沒有現成的路可走。伐木班的戰士們一邊披荊斬棘,一邊修“路”,一邊前進,每前進一步都花費了不少力。山里還有不少野蜜蜂,黑蚊子到處飛,像轟炸機一樣在戰士們的頭頂哄哄亂叫,臉部、腿部經常不時被野蜜蜂叮,咬得癢痛癢痛,一個紅疙瘩紅疙瘩地長。最可怕的是山螞蝗,大家每每采伐回到宿舍,脫下解放鞋,都可以抓到五六條吸飽人血的山螞蝗,腳丫上被吸得血淋淋一片,看了,令人膽戰心寒。伐木班的戰士們就是在這種環境下作業的。

  采伐橫條,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活。首先是要求采伐的木材,木質要好,不易長蟲,能用上,也就是說,采伐的木材要能做橫條的,不然,采伐的木材就成為廢料,白白浪費人力。

  第一次上山采伐,知青們都不懂哪些木種可以做橫條,哪些木種不可以。難怪第一天采伐,就有不少人“吃了敗仗”,砍的木料容易長蟲,不適宜作橫條,白白浪費了一天的工夫。在老工人的教育下,經過幾個月的實踐,大家都能熟練地認識幾十種可以做橫條的木種。第二是不安全,一不小心就會發生意外,被砍下來的木材壓傷。為安全起見,李班長給大家邊做示范邊說,選好樹木以后(要求做橫條的木料長3.8米,尾部直徑不少于8厘米),先要把樹周圍的灌木,砍除干凈,以防止不測,木材倒下了時,便于逃跑,也便于作業,二是要眼睛要往上看,看清楚樹木的重心在哪邊,然后先在樹木重心一側砍,砍了三分之二后,再在樹木的背側砍,這樣,就能保證樹木能往重心的一邊倒下,這樣既是比較省力,也比較安全。

  那時采伐橫條,沒有機械設備,全靠人工,都是用砍刀或斧頭,用很大的力氣一砍刀一砍刀,一斧頭一斧頭地砍伐。砍好一條橫條,汗流浹背。采伐橫條,碰到的困難很多,有時候,砍下的樹木葉枝被野藤纏緊,不容易倒下,這個時候,人就得爬到樹梢上,把纏在樹上的野藤斬斷,然后把樹木慢慢拖下來,這既危險又費力,往往為了弄到一條橫條,得費九牛二虎之力,氣喘吁吁。

  采伐橫條不容易,要把橫條從山頂上,扛回到山底下“公路”旁也很費力。我們砍好橫條后,都要把橫條扛到山底下的“公路”邊,以便汽車拉回團部。砍木,一般都是各自為戰,每人每天完成三條橫條,每條橫條大約有八九十斤左右,橫條砍好后,一人一次扛一條,一條一條往肩膀上扛,由于山陡路滑,有時一不小心,就會連人帶橫條摔倒。有一次,汕頭知青小陳,在扛橫條往山下走的時候,不小心,腳步踩滑了一塊石頭,連人帶橫條,一下子從二十幾米的山坡上滑了下來,手腳和腿部被刮破了皮,流了不少血,好在沒有碰到骨頭,沒有大礙。為了安全和省力,大家想出了辦法,利用山陡的沖力,砍來一些野藤,綁在橫條的頭邊,手拉著橫條慢慢下山。還有,如果碰到雷雨天氣,大家都被淋得像落湯雞一樣,跑回駐地。

  采伐橫條,雖然又苦又累,困難重重,但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伐木班兵團戰士,為了加快兵團建設,讓戰士們早日住上瓦房,他們寧可流血流汗,克服各種困難,采伐橫條。經過八百多天的奮斗,伐木班完成了團首長交給的伐木任務,受到團黨委的表彰,團首長稱贊說,十三團的伐木班是一支不怕苦,不怕累,能打硬仗的團隊。

  當同志們勝利回到十三團團部,看到一棟棟嶄新的瓦房建起來的時候,大家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,好像是一朵盛開的玫瑰花。

海南省農墾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
地址:海口市龍華區濱海大道115號海墾金融中心
TEL: 0898 66558888 瓊ICP備:B2-20070017-6 HSF Copyright @2017, All Rights Reserved
河内时时彩全天计划